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教育频道 > 名人名博>正文

专访诗人牛冲:诗歌是坚持一生的事

时间:2018-04-18 23:30:13    来源:国际财经网    浏?#26469;问?script src=http://www.7n9t.net/e/public/ViewClick/?classid=99&id=12857&addclick=1>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?#29275;?/strong>TT

(作家简介:牛冲,河南省周口人。河南省作家协会会?#20445;?#20803;诗歌?#35789;?#20154;。出版诗集《柳园十一号》,小?#23548;?#21313;度》,待出版诗集《惶然记》。荣获“第二届大胖子诗歌奖”等,现为《元素?#20998;?#32534;。)

马晓康?#27827;?#24184;和牛冲兄等诗友合编了一本《中国首部90后诗选》。其实,我一直很想听牛冲兄讲讲,创办“元诗歌”系列活动的这些年来,有什么心路历程吗?具体到你接触过的诗人们,你是如何?#21019;?#35799;人这个群体的?尤其是我们90后的这一代。在生存与创作,以及面临“特别问题”的一些原则的坚持和妥协上,你是保持着怎样的?#29616;?#30340;?

牛冲:我从2013年大三的时候在郑州大学柳园十一号楼503这个寝室开始创办元诗歌,那个时候一个人坐在破旧联想?#22987;?#26412;电脑前凭着对诗歌,文学的一腔热血,想为诗歌做些什么?我觉得自己上学的时候就没有很好的成长的?#25945;ǎ?#24076;望创造一个?#25945;ǎ?#35753;更多热爱诗歌的人能够因为有好的?#25945;?#32487;续坚持写作。刚开始完全凭借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通过微博等社交?#25945;?#24191;?#33322;?#20132;?#23601;?#36947;合的诗友,以及连接更多的企?#23548;遙?#24076;望他们能够为元诗歌的发展提供支持和帮助。14年,我毕业之后去了上海,每天繁重的工作之后还要做着很多公益性的事物,比如排版元诗集,设计元诗集的封面,操心《元诗歌报》的排版和印刷,一度想中断元诗歌,14年底我为了爱情又回到了郑州,受到女友的鼓励继续将元诗歌做下去。我们经过不?#31995;?#25972;发展方向和探索发展路径,最终将元诗歌锁定成一个社会企业角色,2015年我们注册成立了河南省元诗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同时以公益创业的典型受到河南省教育厅扶持鼓励,为发展它,我也曾夜睡网吧,冬夜送货,这种艰辛我想只有经历过九死一生创业的人才会体会?#20581;?#38543;着元诗歌的发展,目前我们QQ有5000多位热爱写诗的朋友,这些诗歌爱好者大都分布在全国的高校之中,我能够倾听到他们的心声,他们的诉求,他们渴望写作得到高人指点,渴望作?#36820;?#21040;认可,渴望才华能够有人欣赏,而我们也便不断在细化他们的需求,针对性的开发公益产品来满足他们的需求。

所以对于我接触的诗人大都是90后和00后,也因为我做元诗歌,很多诗人朋友也都听说过我。元诗歌所创办的刊物《元素》其slogn便是90后一代人的精神回忆,因为我接触的更多是90后、00后,我个人觉得诗人这个群体是复杂的,一方面他们在语言方面有?#30424;?#36171;,另一方面在社会事务方面很难拥?#26143;?#37266;的认识,他们满怀赤?#24076;?#28909;爱生活,敏感社会,同时又瞻前顾后,犹犹豫豫。我在前一段发过一条微博,我说,当年跟我一起写作的那些“90后诗人、作家?#27605;?#22833;了至少80%,大浪淘沙,时间无情,90后即将奔三,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也愈加重要和多元化,很多写作者都将会被消解在社会生活中,谁能站到舞台的最后?谁可能成就越好。

马晓康:如果我没记错,你比较?#19981;?#27784;浩波和闫志。如果?#19968;?#27809;记错,我们私下聊天的时候,应该聊过搞创作先解决生存问题这类的话题。好吧,写着写?#29275;?#25105;突然想到了诗人卧夫。他去世的时候?#19968;?#22312;澳洲,父亲和他见过很多次面,也给我讲过一些关于卧夫的故事。好像卧夫当年为了文学来?#22870;本?#20294;看到很多诗人、艺术家的生活非常清贫,所以他决定?#28909;?#20174;商。现在我?#37096;?#22987;出来工作了,越来越感觉到,工作让你经历了更多,同时也占据了你的创作和思考的时间。请问你是如何处理创作与工作之间的关系的?

牛冲:这个问题很难回答。说实话,我处理不好它们之间的关系。我曾试图去将时间割裂进而营造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,比如工作是工作,创业是创业,写作是写作,但是发现很难,这些事情都是相互交织在一起,难舍难分。另外毕业三年多来,我所经历的事情密度特别大,家庭,社会的,工作的,创业的,尽管在各个方面取得了一点成绩和经验,但是都无法沉淀下来成为写作的素材,处理这些素材也变的很?#36873;?#20294;是在《元素》创刊号的时候,我也曾将这个问题问河南省文联主席邵丽老师,她说这很正常,毕业前和毕业之后难免会面临休克之?#26657;?#20294;是如果你?#19981;?#20889;作,?#35789;?#20320;停?#22987;?#24180;再写也没什么问题,写作是个马拉松,不是短跑?#28909;?#25105;之所以?#19981;?#27784;浩波是因为他在大情怀下仍然去关注个人的写作问题。我觉得做企业是?#20889;?#24773;怀的,它为国家纳税,养活很多人,从?#25345;?#31243;度上它帮助国家治理,写诗先是个人化的东西,后是普遍化,沈浩波两方面做的都挺好。

马晓康:这个问题算是对我们三个人的自问吧。不过,今年由牛冲兄先来回答,长征和我的答案先放在心底。我们这一批早点的90后马上要30岁了。如果你现在选择偏向工作,可能会换来一个不错的、体面的生活,但?#31080;?#20250;牺牲大量的时间。而你又不愿意向那种“安稳的工作”妥协,选择了外面的生存方?#20581;?#32467;果,当你解决了生存问题后,却发现,自己很难回到创作状态了。而你的事业又在如日中天的阶段。这个时候,你会纠结或后悔吗?你会选择放弃如日中天的事业,用剩下的存款去支持余生的写作吗?或者说,当你拥有了一定地位后,是否会沉迷正在别人违心的赞美里,是否还能察觉到,自己写得很“烂?#20445;?/span>

牛冲:这个问题感觉确实击中了我,我确实为了换来一个不错、体面的生活付出了很大努力,我想包括长征应该也一样,为了给家人和女友一个更安全,更舒适的生活环?#24120;?#21644;社会做各种斗争,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和时间,发现再回到写作状态的时候便变的十分艰难,阅读量随着精力的减少大幅减少,你的写作质量也便大打折扣。我上周读完了毛姆的?#23545;?#20142;和六便士》,很多人可能?#23478;?#32463;读过,里面描写了一位为了艺术放弃优渥生活和家庭的艺术家,其原型是印象派三大家之一保罗·高更,这需要非常大的勇气,你是否愿意为艺术献身?在书中,毛?#35775;?#32472;了很多灿烂的关于艺术的见解,艺术的真实本质是酒神精神,还是关于人的另一种存在,我不知道,说实在的,现在想这些问题有点自欺欺人,因为?#19968;?#20570;不?#35762;?#22312;乎别人的评价,还没?#20889;?#21040;一个财务的乐观状态,还在为这个事情烦?#29275;?#20294;是当我真的达到财务自由的时候,我想?#19968;?#21435;过一种游山玩水的生活的,这是我骨子里的东西。

王长征:好了牛冲,该我问了。咱们谈一谈诗歌观。任何一位好诗人最主要的任务是?#32842;ァ?#25552;高自己的?#23478;眨?#20320;认同这句话吗?在这个社会发展、文化繁荣的时代,你多次组织诗歌活动,是青年诗人里公认的“行动派?#20445;?#20320;怎样?#21019;?#20889;诗和策划之间的关?#30340;兀?/span>

牛冲:从创办元诗歌开始的五年来,因为我们一直没有自己的线下空间,活动一般都是借助别人的场地,具体我来操办的活动无法统计了,但是我觉得至少有50场以上了。

诗评家夏汉《语象的狂欢》中,评论家敬文东前面的序言将如今的诗坛描写成一个“?#25991;?#21326;?#31508;?#30340;狂欢节,琳?#24597;?#30446;的名头,各式各样的诗人披着华丽的外衣串场走穴,诗坛被搞的乌烟瘴气。这一点对我触动很大,因为我也搞了很多诗歌活动,我是不是也是制造乌烟瘴气的一?#20445;?#36825;一点我深刻反思。从?#25345;?#24847;义上,诗歌的写作和活动是有矛盾的,我做活动更多的是作为运营者来做,活动是?#25945;?#25645;建的一个支?#29275;?#20063;是促成互不相识的人见面的链接器。从商业层面来说,诗歌活动更多是支撑或者支持着某一个?#25945;?#30340;构建,这在不同行业中都是司空见惯的,比如五金协会做的五金行业大会,电器协会做的电器行业大会,这种连接作用是不容代替的。

另一方面,诗歌又作为文体的一?#37073;?#26412;身拥有着高贵的外衣。自古以来诗歌都是士大夫阶层的所有的特权,西方的沙龙以及中国古代的吟诗作对和金钱都没有太大的关系,都是人有了一定社会地位和财富之后的行为,难免这种印象传递到了今人的身上。人们看到现状和很多人所希冀的“诗歌很高贵”的想法无法匹配便狠狠的批判了,现?#20174;?#21644;很多人所希?#20581;?#35799;歌应该和任何行业一样”的想法无法匹配便又狠狠的批判了,其?#31561;?#20170;诗歌的现状是商业和高贵勾兑的结果。从运营者角度来说商业和高贵并不矛盾,但是今人始终怀着一种有色眼睛?#21019;?#35799;歌,诗歌便担任了矛盾的罪魁祸首。

做活动三点,一是作为组织或企业的运营支?#29275;?#20108;是诗友之间交流,三是商业和情怀的共存,之所以很多活动让人失望乃由于策划人对当代诗歌了解的?#31508;?#21644;对商业无限制的琢利欲望,这二者的勾兑便成了走穴演出的舞台。只能说这些策划人能力太过下限,写诗写的好的人并代表工作能力和策划能力强,很多时候被时代所携裹。在这个时代,商业和情怀并不矛盾,高端的商业必定走情怀的路线,高端的情怀必定和商业密不可分。

王长征:这两年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很火,之所以引起大众的共鸣,有人认为它打动了中国人的一颗“诗心”。中国人的诗心一直萌芽在心里,需要外界力?#32771;?#27963;,你觉得激活诗心需要什么条件?

牛冲:其实唐诗宋词都是流?#35797;?#20013;国人血液里的东西,是忘不掉,抹不去的。只要有外在的力量便很容易产生共鸣。出?#31726;?#20837;世一直是一对孪生兄弟,恰巧的是中国人的血液里一直?#21152;?#36825;一对兄弟,不然高晓声的一句“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,还要有诗和?#26007;健?#19981;会那么快就火爆互联网。这种骨子里的东西不需要特别多的条件,只需一次活动,一次想像,一次诗的吟诵便能引起诗心,就像我们看《电影》战狼,你能知道你有多么爱国吗?

王长征:中华民族是爱诗的民族,“新诗”植入中国已一百年了,但新诗的发展过程也是不断“去中国化”的过程,也有评论?#39029;?#20043;为“殖民主义”的产物,与中国传统诗歌文化存在?#29616;?#30340;断?#36873;?#20320;怎么?#21019;?#26032;诗”与“古诗”的血脉联?#30340;兀?/span>

牛冲:我觉得新诗已经和西方所谓的新诗不一样了,因为中国的汉语是博大精深,丰富多?#21097;?#19981;到三千个中国常用汉字通过组合能够变幻出数不清的语言,这些语?#26434;?#26377;着汉字独特的魅力,同时在当代诗?#25345;校?#19981;乏将古典用于新诗的先锋者,比如陈先发,飞廉等。这些魅力来源于中国一脉相承的方块字,其基因是一样的,无论?#38382;?#24590;么变化,中国人的诗歌情怀是不变的,它的广袤无垠让中国诗拥有?#23435;?#25968;可能性,也因此流派众多,诗歌进入了一个平凡的繁荣时代。(来源:第二届大胖子诗歌奖组委会)


请选择您浏?#26469;?#26032;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?#27809;?#21517;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
皇家马德里客场球衣
高背金龙 江苏快3和值大小 兴发娱乐官网 斗地主棋牌提现 全天重庆时时彩大小单双计划 十一选五任八必中组合 秒速时时预测 网站赌龙虎庄家控制 北京pk下载 福利彩票店什么时候关门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北京pk赛车计划 三分快三规律口诀 澳洲快乐时时 时时彩宝典苹果官方版 杀跨度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