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国际新闻 > 各地要闻>正文

【取景框】(第四框)潇潇的诗

时间:2017-09-20 22:31:06    来源:国际财经网    浏?#26469;?#25968;: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
简介: 潇潇,诗人、画家。“中国现代诗编年史丛书”主编、《大诗歌》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特刊?#20998;?#34892;主编。1993年主编了中国现代诗编年史丛书《前朦胧诗全集》《朦胧诗全集》《后朦胧诗全集》《中国当代诗歌批评全集》。出版诗集有?#39608;?#26641;下的女人与诗歌》《踮起脚尖的时间》《比忧伤更忧伤?#36820;取?#20316;品被翻译成德、英、日、法、韩、越南语、波斯语、阿拉伯语、孟加拉语、罗马尼亚语等并在国外的报刊杂志发表。其绘画作品参加了“中国当代诗人艺术展?#20445;弧?#20013;国当代文人书画展”?#21462;?#38271;诗《另一个世界的悲歌》被评为九十年代女性文学代表作之一。曾获首届“探索诗”奖、“中国第三代诗歌功德奖”、“汶川抗震救灾优秀志愿者奖”、 “第一朗读者诗歌成就奖”、2013《现代青年》年度人物•最佳青年诗人、第五届“闻一多诗歌奖”、2016年罗马尼亚图多尔•阿尔盖齐传统国际文学奖?#21462;?#28487;潇是第一个获得此奖的亚洲人,并被授予罗马尼亚荣誉市民。2017年获“百年新诗”特别贡献奖、《诗潮》杂志年度诗歌奖、《北京文学》诗歌奖、中国诗歌网十大好诗第一名。

诗观:诗是内心的神开口说话,让自然有灵性的物种倾听、苏醒。

诗人是用?#35270;?#30340;盛宴喂养灵魂的贵族

诗人只能用贴近良心的?#35270;錚?/p>

骑着语言那头忧伤而缓慢的驴

用一生的时间

缝合被后现代支离破碎的灵魂!



忧伤的速度



病中,敏感的石头

在身体里打鼓

心下沉,越陷越深

一只鹰的?#20154;越?#20081;了天空

?#36820;?#20174;高处跌落

云中的马匹

奔向虚构的草原

奔向半首诗

燃烧的雪花修复空白

死亡顺从了绝决

踩着流星、蝴蝶

从宿命的小径回家

一个诗人忧伤的速度

抵达荒漠的最深处

我的非洲



清晨的灯笼花

挂在窗帘上

阳光从潮起潮落的

一颗心尖升起

我靠在床头

滚烫、鲜活的非洲

就靠在我枕边

鹿羚撒开蹄子

在钻石?#25103;?#36215;水花

落叶下磨牙的饥饿

等待一场

昏天黑地战火

非洲的夜晚

狒狒尖叫着

踩过头顶的帐篷

斑马裸奔

溅起草原一路

细碎的粪便与诗篇

在几米外

晃动的狮子

挺进情欲

循环式做爱

?#24535;?#35825;惑我

像小兽一样

窜进你怀里翻滚

抱紧江南



江南的秋,

好多小昆虫叫哥哥,

爱熟透了……

伸着懒腰的花瓣

被雨点、蝈蝈叫开,

迎面流淌的颜色,

命令孤独与死亡的风景,

卷起一湖山水。

那些吹进骨缝的

痒酥酥的粉,

细碎的欲望,

迎着晨曦的光亮,

还?#34892;?#28287;润。

那个烟花女子

用突破局限的果实,

用死,喂养传统的后人。

她的汹涌?

她与黑暗的?#24403;В?/p>

只有熟透的爱能隐忍……

熟透的爱……

如沉香进入她命运的弱点

她生前死了两次,

死后被掘墓,

又死了一次。

她的前世今生都嫁给了悲剧。

虞山锦峰下的旧坟,

比想象更缭乱,荒凉。

打结的茅草低着头,

像寻找葬进泥土的秘密

夜里,犀利的风

再一次冒犯入土的灵魂

这枯草败叶中开出的野花,

无遮无拦……

而那些肌肤、香料、

灯草、骨头与旧瓷,

穿过生死的密纹

倚靠一张乌镇的雕花木桌

来摆放记忆。

抖落疲惫、愤怒、?#23396;恰?/p>

无奈、暴力、哀悼……

一切逼近负面的词……

用黄酒洗?#27597;?#38754;,

用梅子解开姜丝,

抱紧江南的秋色,

抱紧刚刚落下枝头的告别,

抱紧身体里

最危险的一滴晕眩

抱紧落日,

那粉身碎骨的一声喊

抱紧重逢死亡的一首诗……

正如错开死亡的富春山居图,

逃出一团团殉葬的火焰,

用古典、歉意的美

让后现代弯腰,

纸上残留的风景,

如罪孽般温柔。

史前飞碟石



两块远古的石头

像宇宙的漩涡

从时光的肉上长出疤痕

今天,被人类展览

这个秘密的无穷世界

患了孤?#20048;?/p>

对辽阔的历史,守口如瓶

我忍不住,伸出?#31181;?/p>

沿着麻黑的纹路

一圈又一圈

这隔着光年的亲密

这触摸到人类的贪和孤单

使我的身体

被瞬间掏空

低陷,渺小的我

被一滴时光

打湿眼角

一个又一个

很轻,很轻的空洞

涌入

1221世界末日,亲



亲,今天与往常并没有两样

早晨五点,汗珠从黎明滚落,?#34892;?/p>

我在被窝里熬

而天气预报,这一天

是北京最冷的一天

胆怯,怕冷

患了白癜风、痨病、眼?#30149;?#30292;症

脑残的各色人等

吓得不?#39029;?#38376;

亲,这样的大早,第一件事

我推开阳台的窗户

昨夜纷纷扬扬的大雪

像年末政府的换届

停了

街道上零星的行人,证明

12月21日已经苏醒

一股寒流从领口?#27604;?/p>

凉飕飕地掐了一把双乳

穿过客厅

我拧开灶台蓝色的火焰

十分钟左右,警笛响起

水壶在厨房100度翻滚

亲,这就是你在我血液的温度

足?#24576;?#24320;一杯茉莉花茶

电脑的喉咙开始抖动

暴力敲着他熟悉的锤子

耳边警笛不断

有鸭?#25506;?#36793;的红色疾病

有太平洋彼岸的人肉炸弹

有非洲儿童饥饿的骨骸

有祖国花朵转基因的肥?#31181;?/p>

还?#26143;?#21518;左右被?#30424;?#21560;引的人祸、血腥

亲,这才是平日的末日呀

我悲伤的胃开始溃疡,罪过穿孔

哦,喔,噢!人类

地球的淋巴癌症

害虫,败类

在12月21日清晨六点

一把绝望和两块德菲丝巧克力

被我一起吞下

“度过末日,我们?#38469;?#23156;儿”

?#30130;?#26411;日的第一缕阳光

升起

一层淡淡的小欲望

向窗台移动

亲,就像你?#31181;?#30340;触碰

一朵空空的云

这时,摸到窗帘缝隙的光线

钻了进来

亲,就像你暖暖地钻进了我

水?#20351;?/span>



七月遇见暴雨

六十多年的?#37096;?/p>

雷鸣粉碎一天闪电

从前门到钟鼓楼

从房山到石景山

?#27492;?#20102;京城

然后声东击西

筒子河水一涨再涨

?#20351;?#19968;块赭红的石头

在大水中漂浮

赤红的宫墙上

一道闪光

前朝的宫女太监

移动碎步

在四氧化三铁中浮现

紫禁城

被另一道闪电复活

风水轮流的24个帝王

趴在权力的水银深处

正忙着清洗真相的污渍

虚构岁月的伪风景

比如?#27827;?#31105;南宫,落叶秋黄

比如:夺门之变,铅锁刀光

比如:梃击?#28014;?#32418;丸案,案?#24863;?#32418;

比如:移宫风波,风波云涌

床榻上一个左倾的懒腰

便人头落地

如七月的暴雨

一块块水的石头

在?#20351;?/p>

回光返照的寸砖片瓦上

倒流

水?#20351;?#27700;?#20351;?/p>

叠着一个又一个

隐痛的漩涡

流水声声

粉饰山河

有一种声音让我的伤口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有一种声音,

让我的伤口撕裂;

有一种声音,

让我的伤口永不愈合。

我一直站在这个伤口上,

表达我,表达弱小,

表达狭隘、阴暗、

悖谬、无依无靠、形单影只,

还有一点点小愤恨!

因为这个伤口,

我永远无法表达痊愈,

永远无法表达成熟。

我用孤独来自慰,

我用痛苦来自慰,

我只能用痛苦来自慰!

因为痛苦在那一个夜晚

给了?#22812;?#20142;,

在那个十二月寒冷的夜晚,

我躺在地板上,

裹紧棉被,

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温?#21462;?/p>

伤口在体内角落里喊?#23567;?/p>

应该给我一个回答,

我的伤口疼痛无比,

?#27425;?#27861;抵达

伤口的那个深渊。

我一直不知道

疼痛是什么颜色?

它真实的味道到?#36164;?#20160;么?

也是那个夜晚,

痛苦把我的自信领走了。

也是那个夜晚之后,

痛苦又领着黎明回来了。

假若你在凌晨冷寂的街道上

看见一个过去的背影,

那就是我。

我卖掉了我的第三条腿,

四个轮子的汽车与创痛

在空气中叫喊,

?#36141;?#26263;生锈。

我在伤痛里晕眩,愉悦。

伤口是可靠的,

伤口给我警示和提示,

伤口是一个

永不背弃我的情人。

所以,我?#34892;?#30171;苦,

?#34892;?#20260;口,

?#34892;?#37027;一个声音!

我这样说,

是不是一个女诗人的?#20204;椋?/p>

这种?#20204;?/p>

让我的伤口越来越痒,

这个声音

在我心头越来越痒!

假如说,诗人是一道伤口。

那么我说,

女诗人就是伤口里的红眼珠。

其实,伤口是一种习惯。

伤口习惯我,

我习惯了伤口。

地铁、?#23548;貳?#21150;公室、

台湾梨山茶、会议、

加班、宪政麻辣烫、

民主?#26029;?#38754;、

房门钥?#20303;?#28818;鸡心、

南瓜汤、股市烧烤、

充电器、电脑死机、

斯诺登、人体炸弹、

空气湿度95%、

气候的分裂症、

睡不着的夜晚、

没有能力的做爱、

七月半烧?#20581;?/p>

我正在写一首诗,

诗的名字叫:

《请你欺骗我》……

一面诗歌的镜子,

照亮我灵魂的肖像。

(组稿  王子俊)


供稿:北京城市未来文化艺术中心


请选择您浏?#26469;?#26032;闻时的?#37027;?/h2>

相关新闻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
皇家马德里客场球衣
投注单打印助手 领航时时彩软件 筋斗云足球直播 龙虎刷流水公式图片 一天稳赚200百的方法 分时攻击资金指标 双色球复式投注速查表 单机斗地主欢乐版免费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江西快三计划手机软件 北京pk赛车能不能赢钱 手机什么软件能玩21点吗 11选5人工精准计划 新人注册送的lg平台 金博棋牌下载 足彩胜负14场